鲜卤翅尖

这里翅尖,对,叫我翅尖。

【胜茶】小森

呜啊……真是个大块头啊。

丽日御茶子趴在残存的八层公寓的天台上,谨慎地探出脑袋,眼下街上正有个大肆搞破坏的不明人士。

呃,或许称之为“人”已经不大准确了。

近日不知从何冒出的这类“异物”越来越多,体型硕大,样貌诡异,毫无神智,无法交流,显然身受控制,出现的目的只为破坏。

丽日御茶子挠挠头,看了眼在前方吸引大个子注意的爆豪胜己。若是让她直接对付这家伙根本没辙,幸得现下是两人组队,且她的任务非常明确:摘掉大个子背后的发条。

没错,正面击破这些怪物的难度异常大。它们皮脂坚硬,可抵抗各类型的冲击,即使受伤也能快速愈合。

刚开始的确头疼,好在英雄们也不是吃素的,总归发现了它们的弱点,那就是插在身后的一块黑色小发条。只要将之取出,这些家伙很快就会失去行动力,像死掉一样瘫软在地。

只不过怪物的个子足有五六层楼高,整体也随比例放大,那发条便显得尤为不起眼。又总是插在它们脑后颈下位置,获取难度颇高。

御茶子双手拍拍脸颊,集中精神,目不转睛观察着怪物的动作。爆豪同学身手矫健地在它面前移动,时不时用爆炸骚扰它的视听,惹得大家伙愤怒地不断挥动巨手。

啊,就是现在!御茶子眼见时机合适,迅速从楼顶跃下,在靠近怪物脖子的瞬间发动能力轻盈地浮在了半空。

呼,好险好险。停的位置恰到好处,她心跳加快,紧张不已。眼瞅着发条近在眼前,怪物并没发现她,她连忙伸出手。

发条意外轻巧地便被摘了出来。

这、这就成功了?

欣喜的情绪还未升腾起,听见不远处传来爆豪胜己的怒吼:“喂!大饼脸!”

干什么又叫我大饼——

嘭!

被回身而来的巨手拍下去的前一秒,丽日御茶子想,啊呀……稍稍有些得意忘形了呢。

 

丽日醒来睁眼的瞬间,脑子还有些晕眩,她努力回忆,猜测那出其不意的大巴掌多半是扇在脑袋上了。

干脆又闭上眼,她想,从那么高追下来没摔死算不算奇迹呢。

“当然算,”恢复女郎的声音隔着帘子幽幽传来,“只不过这奇迹是因为有人救了你。”

“呜哇!我刚刚说出来了?”

恢复女郎从办公桌前走来,哐啷拉开帘子,冷漠地瞧着她:“看来你伤得还有些严重。”

“啊哈哈,”丽日悻悻笑了两声,缩缩脖子问着:“请问是哪位英雄救了我?”

“除了同队的爆豪君,还能有谁呢。”

“……”

这真是个不如不知道的答案。

翌日清晨,阳光朗朗,蓝天通透,丽日御茶子从花台上一跃而出,在距离校门尚有两分钟路程的街口双手张开呈大字状拦截到了爆豪胜己。

“爆豪同学!对于你救了我这件事,非常感谢!”

若不是她语速还算快,凭这浮夸又大胆的行为,现下可能已经被爆豪一掌轰了出去。

丽日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有什么我能帮你……为你做的请尽管说!我、我想报答你!”

她九十度弯腰鞠躬,姿势极标准,头发顺重力搭下,看不见爆豪一脸惊愕后不耐烦的表情。

“你能做什么!少和废久混在一起碍我眼才是!”爆豪抓抓头发,话毕不屑地抬腿,绕过丽日就向前走。

丽日缓缓直起身,立在原地发愣。她歪起头喃喃自语:嗯?这关小久同学什么事?

 

午间撑着头发呆,丽日眼神有些呆滞,她感到脑仁发胀,后悔今天真该请假在家休息。

耳旁轻飘飘跳出一句:“恋爱啊~”

“啊?”

蛙吹梅雨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嘿嘿笑了两声说:“最近恋爱的气息很浓。”

“有吗?”丽日疑惑地环顾一周,教室里同学零零散散的,她问:“我怎么没发现?”

蛙吹舔舔嘴唇,眨眨眼盯着她说:“我看,小茶子最近也要有桃花运了。会很心动吧。”

“哈?”丽日慌乱摆手,脸上的小红晕更鲜艳了几度,“你别调侃我啦蛙吹同学,我哪儿来什么桃花……”

话说得急了,不经意一脚踢到了桌角。整个人重心不稳,侧着身子就和课桌椅一同就向过道外翻倒了下去。

“唔啊啊啊——”

“靠!”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伴着木桌椅落地哐哐当当的节奏,御茶子眼前尽冒星星,和地面粗暴接触的屁股剧烈生疼。

然而灾难还没结束,身后仿佛引线点燃的爆豪暴怒道:“你搞什么啊大饼脸!”

……顺着声音歪过头,从这角度看去,只有爆豪的下巴和显而易见泛黑的神情。

好近!

什么呀她竟然躺在了爆豪同学的身上吗??一不小心对上了视线,心脏竟然不受控制地砰砰作响。

丽日满脸通红地从爆豪的怀里爬出,回过神来惶恐端正地跪在地上哇哇道歉:“对对对对不起!”

再次把头埋得很低。啊啊根本不敢再看爆豪的脸,无论是哪种意义上,大概对方要被气死了。丽日牢牢捂住躁动的胸口,我今天该不会就死在这里了吧——

所以梅雨把她从地上搀扶起来的时候,丽日忍不住还在感慨,这算哪门子的心动啦!

感慨得太专注,自然没注意到爆豪同样可疑的泛红的右耳根。他装作无事地拍掉身上灰尘,然后一脸不爽地走掉了。

 

梅雨季来势汹汹,成天灰蒙蒙地落着雨。

丽日从超市采购了母亲交代的晚饭食材,沿傍晚冷清的街道向西而行。其实她视力很好,再加上小路人少,一眼便瞧见了前方便利屋旁背对着自己站着的爆豪的身影。

他举了把灰色的伞,低头看着什么,脚边隐约露出了类似纸盒的一角。

说不好奇是假的,但丽日皱皱眉,总觉得爆豪君大概是不想被自己关怀的人,一定会凶巴巴地说着“不用你管”这种话吧。

……那果然还是不要管好了。她将伞放低了些,刻意遮住了眼睛,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自然地从爆豪身旁走了过——没走过去。

“喂,丽日。”爆豪突然叫住了她。

……!

丽日停顿半秒,不敢置信地转过身:“呃,爆豪君,你是在叫我吗?”

爆豪没看她,说:“你帮我个忙。”

“……”

被这反应明显激怒,他提高声调道:“你之前不是还说要报答我吗!”

“啊是!”丽日不由自主站直了身子。

爆豪同学的表情看起来仍是相当不愉快,但语气总算缓和下来。他弯腰从身后单手提起一只盒子,不忘用伞罩住它,递到丽日面前:“把这家伙带回去养几天吧。”

灰色的牛奶盒中,忽地钻出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汪。”

啊呀,是小狗,白毛毛的小博美。是博美吧?

“我家那老太婆不会允许我带它回去的。”他闷闷出声,算作解释。

御茶子从忍不住伸手轻轻戳了戳小家伙的耳朵,忽然笑起来:“好可爱!”

她欣然伸手接过牛奶盒,小心翼翼捧在怀里,问道:“爆豪君喜欢小狗吗?”

爆豪没说话,鼻子发出浅浅的哼声,侧过眼看向别处。

丽日也不在意,露出招牌式的笑容:“那你可以来我家看它哦,嘿嘿。”

嘀嗒。

从伞尖滴下的水珠落入地面的小水洼中,泛起小小的涟漪。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期末考试后便是暑假,然而暑假里果然逃不过雄英安排的特训合宿。说是合宿……参与过的同学们心底都一清二楚,不知学校又想着什么法子来折磨他们呢。

家里的小博美不知不觉长大了好几圈,御茶子每次回家见到小森都会想起当日爆豪同学说起的“你帮我照顾几天。”

啊,她给小狗取名“小森”。没有特殊意义,偷用了当初旁边那家便利店的名字而已。

……只是几天是几天呢。虽然爸爸妈妈并没有拒绝小森,虽然小森在她家吃住都很好,虽然她确是很喜欢小森,可是似乎,名义上,她是帮爆豪同学照顾的小森吧?

真困扰,难道要还回去么。

那之后两人的联系也并没频繁起来,爆豪甚至像忘了这回事一般,几乎从不过问。也就有两次,他一声不吭地在她桌上扔了包狗粮。

啊是的,扔狗粮!这行为想想都很好笑!亏得没被别人撞见,否则到底谁才是狗啊??

丽日抱起小森,用脸蹭着它软软的小脑袋:“哎小森,你算是我们的小秘密吗。”

话出口把自己都惊了一把,她脸上发烫,哈,什么小秘密。这话也太暧昧了些吧。

 

合宿前的通知日,也是期末成绩下达的日子,规矩照旧,没及格的留着补习,不参与合宿。不过这种事情丽日已经不在意了,因为今次也提前参与了八百万办的补习班,信心满满肯定不会挂科啦。

相泽老师还没来的时间里,丽日溜出教室想去自动贩售机买瓶饮料。

“……早上好,爆豪同学。”

真巧啊。取货口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爆豪弯下身子拿出了一罐可乐。他顺手递到丽日面前:“你要么?”

“诶诶,不用了!我买咖啡,嘿嘿。”

爆豪转身正要走,丽日大声叫住他:“爆爆爆豪同学!”

“干嘛啊!”

(你们在比谁声音更大么(。)

“呃,一会儿要去我家看看小森么?就是狗狗,上次你拜托我捡回去的狗狗。啊,因为没有名字会很麻烦,总不能一直叫‘狗狗’吧,所以擅自取名为‘小森’了……”她吞吐解释道,话不自觉变多起来。

其实说出口她有那么点点后悔,呜哇要是被拒绝了怎么办,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自作多情?不对,如果是这样,那就需要好好和爆豪同学谈谈了。既然你不想认小森,那它的归属权可就交给我了。不想负责的话,以后也不需要假惺惺施舍狗粮了!

御茶子哼哧哼哧在心里想到。

所以当爆豪爽快答应的时候她有丝愕然,所以当他们一起来到她家门口的时候,丽日仍有万分不真实的感觉。

她眼神飘忽地打开了家门,说道:“啊哈哈请进吧爆豪同学,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他们要晚饭才会回来!家里就我们啦。”

“……”爆豪在玄关处打了一秒退堂鼓。

老天这笨女人在说什么傻话?不是故意的吧,是真的没意识到这番话有什么问题吗?

(答案是没错。只有你想多啦爆豪同学(。)

丽日放了双一次性拖鞋在地板上,转身蹬蹬蹬跑走了。爆豪犹豫了会儿,还是老实换了鞋子。不一会儿丽日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身轻便的居家服,怀里还抱了只——

“你给它吃的什么?这是猪吗?”

“啊?好过分爆豪同学!那、那时候是只小狗没错,可它当然会长大呀!再说了不就是喂的狗粮么,还是你给的那种,虽然很快吃完我又自己买了些……”

爆豪果然不耐烦地从她手中抢过了狗狗。小博美记性似乎很好,一点反抗的迹象都没有,汪汪汪地叫起来,欢喜地粘着爆豪蹭。爆豪便坐在地上,由着它在他腿边胡乱钻,尾巴摇得老兴奋。

御茶子看呆了,想想两个月前,连爸爸妈妈想抱抱它都不容易呢。她也蹲下来伸出手,小森舔舔她的掌心,又跑开了。手心湿润润的,她弯了弯手指,心跳剧烈加快。

太要命了,她看到的爆豪同学温柔得像变了个人,温柔得让她胸口发紧。她再抬眼,就这么恰好地撞进对面那双眸子。

四目相接,御茶子肩膀抖了抖,身体里的血液仿佛被通了电。她忽然大声道:“那个!”

“你干嘛?”爆豪皱眉瞥去。

“爆豪同学,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

短暂的安静,连小森都配合地没有发声。

丽日御茶子唰一下从地上蹭起,眼神空洞,脸上的绯色变成了深红,肉眼可见头顶冒气。也不知哪儿来的大力气,她一把拉起坐在地上的爆豪,推着他就往门口走。

啊哈哈!我、我突然想起,爸爸妈妈快回来了耶!爆豪君也该回家了吧哈哈哈哈,太晚了不方便吧!

不是等等……

不不不能等啦,我爸爸妈妈很严格的,不能让他们看见你啦!

喂……

真的不能等啦!机械的身体不听使唤,手脚都僵硬起来,御茶子头一回面上急得都要哭了,慌乱从背后死命推着爆豪。脚下的小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这两人一言不合就开始推攘了,也焦急得原地打转,嘴上还不嫌吵地汪汪大叫。

“靠!你烦不烦啊!吵死了!还有你,也闭嘴!”爆豪终于忍无可忍,脚下施力顿住脚步,转身怒道:“老子也喜欢你啊!”

“汪汪汪!”

“真的不……啊?”

“我说老子也喜欢你!”他一把抓起地板上乱吼乱叫的小森,狠狠揉着它的大白毛,再狠狠问御茶子:“现在我能留下了吗??”

哇啊……

丽日御茶子太没出息了。她结果还是哭出来了。

“小胜——哇啊,我喜欢你!”

“你等等,喂我——”

咚。两人一狗齐齐摔倒在地,小森继续亢奋地汪汪叫起来,咳,场面不是特别优雅。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玄关的门打开了来,丽日父母的声音适时响起:“御茶子~我们回来啦~”

……等一下!!!

啊,这时候这种呐喊也没什么作用了吧,大概。




##########################

其实我原本没想过写胜茶,结果前两天失眠,一个脑补就想完了梗概……还顺手记在了备忘录里……

然后就写着爽爽,也没检查了,第一次写日漫同人,果然还是献给胜茶了。抱拳了老铁,我当搞笑文写的。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