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卤翅尖

这里翅尖,对,叫我翅尖。

【叶橙】想不出题目

   

前言提几点

*短篇完结,原作向后续

*叶橙的日常小故事

*细节出入请不要太在意 .w.

*对叶橙的所有感动和执着都来源于【原作】,尤其是看过《巅峰荣耀》后直接被回忆杀暖爆炸了……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写一次这两个人(握拳)

*私心给我黄加了不少戏,占tag抱歉

*有用巅峰荣耀里的回忆梗,食用愉快 .w.


“那么说起来,沐橙有什么喜欢的小动物吗?”

“小动物么……”苏沐橙顿了顿,眼前莫名浮现出某人不说话时慵懒的模样。

她笑道:“大概是猫吧。”

 

“咦?”电视机前的叶修忍不住出声。

“怎么,”叶秋从一旁凑过来,右手轻轻拎着一只玻璃杯,“你陪了她那么久,这种事都不知道?”

“也是,你对游戏外的向来不关注啊,可苦了橙妹子这么多年。”

语带嫌弃,嫌弃至极。

叶修有些哭笑不得地看叶秋将玻璃杯置于茶几上,杯底碰上几面时发出两声清脆的叮叮声。他盯着杯中还晃荡的清水面,倒也不反驳,心浅浅沉沉的。

叶秋坐在一旁沙发上,也开始看向电视。电子竞技赛事的专门节目——《荣耀赛事》,和主持人对坐的苏沐橙正微笑着接受采访。

 

“沐橙是联盟举办比赛以来的第二位女队长呢,第一位自然是我们烟雨战队的楚云秀队长了。沐橙和云秀关系好像是挺好的吧?作为咱们联盟少见的女队长,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

苏沐橙说:“云秀很厉害呢,在很多方面都完全不输给男孩子,我很佩服她的。至于自己嘛……我很荣幸,也一定会努力做好兴欣的队长的。”

中规中矩的回答,苏沐橙从容应对。

其实《荣耀赛事》的这个采访也只是个娱乐性质的节目,刚结束了今年的总决赛,采访一下冠军队队长也是为了更好的宣传《荣耀》比赛。毫无疑问,如果不是叶修立即退役回家,现在坐在采访间的就应当是他了。

 

叶秋忽然道:“你……就这么走了,把一个新队丢给苏沐橙,这……”

叶修好笑地看着他:“我亲爱的弟弟,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这家伙!”叶秋有些恨铁不成钢,“你们在一起十多年了,难道你就没有舍不得?”

叶修从包里摸出一包烟,慢吞吞地点燃,又慢吞吞地吸了一口,才懒懒笑道:“她可以做好的。”

叶秋张了张嘴,却没再说话。半晌,轻声开口:“也是,你个大老爷们儿,人又懒又粗心,总不能陪她一辈子吧。”

总不能陪她一辈子吧?

叶修忽然抬头瞥了他一眼:“呵呵。”

……叶秋嘴角有些抽动,握了握拳,憋住了想揍某人的冲动。

 

“感谢沐橙来到我们的直播间。今天的节目也差不多该和大家说再见了呢,在节目的最后沐橙还有什么想和观众朋友们说的吗?我们把结束语交给你好吗~?”

镜头转向苏沐橙,她仍是淡淡笑着,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感谢大家的收看,今后也请支持《荣耀赛事》,支持我们兴欣战队哦~”

 

叶修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也勾了勾唇,心里却忽然想到:

那家伙,原来更喜欢猫么?

 

 

接到荣耀联盟发来的通知的时候,苏沐橙正坐在电脑前发呆。距总决赛结束已过了十多天,联盟也进入夏休期,兴欣的小队员们各自打包回家休息。她留下来和陈果商量了许久今后的计划和对策,尽管是冠军队,但如今兴欣作为一支新生战队仍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技术部公关部公会训练营等等,都需要着手开始建立。

忙忙碌碌过了快两周,突然收到的这个消息让她心情微妙地浮动。国家队啊……

手机在一旁嘟嘟震动起来,苏沐橙恍然回过神,右手拨过手机屏幕瞥了一眼,瞧着是不认识的号码,想了想,不予理会。谁知手机的震动并没有停止,有规律的震响,吵得人略为心烦。她颇无奈地接起:“喂?”

“最近怎样啊?”

对面传来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愣,安静的房间只有电脑发出散热的嗡嗡声。她拿过手机,又看了眼号码,诧异地问道:“你买手机了?”

“呵呵,总要跟上时代的脚步嘛。”电话那头的叶修低声笑,挺漫不经心的,又问了一遍:“最近怎样?”

苏沐橙撅了撅嘴,声音却很轻快:“刚忙完一阵,联盟那边又有新的忙了。”

“这么巧,我也是啊。要不要我帮忙啊?”

苏沐橙听他这么一番话,疑惑了那么一瞬。转眼再瞥到电脑上打开的联盟邮件,忽地就乐了。

“好啊,可不能让你闲着。”她说。

 

 

 直飞前往苏黎世的飞机上,叶修的座位靠窗。有些百无聊赖地盯着窗外发神,一想到接下来的十多个小时都……都不能抽烟,他觉得有点胃疼。

“呀,你也坐这边?”踮起脚将行李包塞进头顶的储物箱,苏沐橙歪头笑说。

明知故问啊这是。

叶修撑着下巴反问:“你要靠窗吗?”

苏沐橙摇摇头:“不用,”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坐下,靠了靠椅背,仰着头道:“我在你旁边就好。”

我在你旁边就好。

 

起飞前,飞机在跑道上滑行的那段很长的距离,二人都没再说话,习以为常的沉默倒并不让人感到尴尬。窗外景致渐渐加速后退,像有人挥着手告别。广播反复念着的几段话,对于坐惯了飞机的国家队成员们来说都快能背下了。

重力渐渐失衡的时候,苏沐橙觉得大脑有点充血。耳边似是与外界隔了层膜,连自己的声音都听得不太真切。她试着“啊呜”了两声,难得软软的。

叶修回过头,见她正双手捂住耳朵,眉头轻蹙,那样子颇有些意思。

不用转头都知道某人在看自己,苏沐橙缓缓放下手,开口道:“前两天练习的时候,有幸和枪王大大打了一场。”

叶修轻笑:“厉害吧?”

“嗯。”

“感觉怎么样?走神了没?”

 “……走神了,然后输了。”微微嘟囔地补充道:“还输得有点惨。”

她神色平静地盯着前方,眸色浅浅,目中流转的星星点点,汇成一条名为怀念的小溪,潺潺流过。

一人不言,一人不语。

飞机开始平稳飞翔在高空,耳鸣终于消失的时候,苏沐橙听到叶修说:“睡吧,睡一觉起来就到了。”

“你怎么知道?”

“猜的。”他耸耸肩。

苏沐橙瞥了一眼他的左肩,身子往下坐了些,很自然地将头侧过去,让自己靠着那肩膀的姿势也舒舒服服的。

她闭眼,咧嘴笑了起来:“嗯,我睡了。”

叶修稍稍低头,正巧瞧见了她露出整齐的牙齿。啧,这笑得,笑得暖洋洋的,可真有些晃了某人的眼。

 

   

苏沐橙第一次称叶修“叶修哥”的时候,苏沐秋黑着脸愤愤道:“什么哥啊哥的,我才是你哥!别叫这家伙哥,你就叫他叶修得了!”

几分钟前苏沐秋正输了叶修一场,心中郁闷得不行。苏沐橙暗笑着给他递去一杯水,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又语重心长地强调了一遍:“听到没有?”

而罪魁祸首正坐在隔壁叼着一根烟,懒懒地盯着电脑,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鼠标,也不回头:“我是无所谓的。”嘴唇的张合带着那只烟一上一下的摆动,侧面看去颇为滑稽。

苏沐橙转过身又倒了一杯水,再递给叶修时点头说:“好吧,就叫叶修了。”

叶修接过玻璃杯,不经意碰到了苏沐橙的手,她怔了怔盯着那双骨节分明的双手,忍不住对他说:“你的手……很好看。”

其实她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就这么觉着了,那时站在他身后,看不清面前这人的脸,一眼注意到的便是这双灵活操作着鼠标键盘的双手。

“是吗?”叶修左手拿着杯子,腾出右手上下翻动着看。他自己倒是从没注意过这些。

苏沐橙突然拽住他右手,摊出他的掌心向上,睁大眼睛仔细研究起来。小女生的手还很小,却异常温暖,摩挲着叶修微微冰凉的指间。

“你……在干嘛?”

“看手相啊!你看,这根是生命线,还蛮长的嘛,你能活挺久哦!”

苏沐秋接话:“那是,祸害遗千年嘛。”

“……”

“这是事业线,咦,中间怎么断了,啊后面又连起来了,好厉害!”

苏沐秋说:“这家伙还能找到工作?我看他就会打一辈子游戏啊!”

“……彼此彼此吧喂。”

“最后这根嘛,就是传说中的爱情线啦……诶,虽然挺淡的,但是长得不科学啊?”

“我看看我看看?”苏沐秋也凑过头来。

叶修望着面前这两个一大一小的脑袋,很是无语:“看够了没?”

苏沐秋抬头白了他一眼:“切,也没什么嘛。说起来叶修也能有女朋友?!我不太信。”(忍不住想吐槽:就有呢……还是托你的福……)说完就转过身回到自己座位上了。

苏沐橙还握着叶修的手,像是在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问题,叶修也就随着她一起发起呆来。左手杯中的热水渐渐冷了,右手却被苏沐橙传来的温度捂暖了些。

那么几分钟过去,苏沐秋不经意再一个回头的时候,发现二人还维持着刚刚的动作。他盯住沐橙握着的叶修的手,眼神有些怪异……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

 

 

苏沐橙睡了一觉起来……果然还没有到苏黎世。张嘴打了个哈欠,双眼朦朦胧胧浮起一层水汽。身子仍是疲倦,她就这么继续半倚着叶修的肩膀,问道:“还有多久啊?”

叶修想了想,嗓音有些哑:“好像还有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苏沐橙撑住扶手,缓缓坐直,长时间没移动过的身子有点僵硬。她按摩着略微酸痛的脖颈看向叶修:“你一直没睡呀?”

叶修神色怏怏:“睡不着。”

苏沐橙嘿嘿笑了起来:“有点难受不能抽烟吧?”

“是啊。”

“来来,吃颗糖。”她不知从哪摸出一条薄荷糖,剥下一颗放在叶修掌心。

口中化开的薄荷香气让他好受了不少,咳了两声,声音清亮了些:“嗯,谢谢啊。”

“不客气。”

 

苏沐橙伸了个大懒腰,算是彻底清醒了。她向过道半探出身子,张望了半天,其他人大部分都睡着了,还有醒着的不是在看小说杂志,就是在玩自己的PAD或电脑,倒是都很安静。

苏沐橙回头问叶修:“你真不睡呀?还有四个小时呢。”

“我没合适的肩膀靠啊!”他指了指苏沐橙右肩,“太矮了。”

苏沐橙手扶下巴,思考了会儿,一脸认真地回道:“要不我把周泽楷叫来和我换个位置?他比你高呢。”说罢还指了指过道那头专注看小说的周泽楷,“你看,他醒着呢,嗨周……”

“喂喂这不能吧!”叶修连忙阻止她。

“嘿嘿。”苏沐橙低声笑起来,“开玩笑呢,这位置我还舍不得让给别人的。”故作严肃的样子让叶修哭笑不得,仿佛眼前的人一瞬间回到了14岁那个俏皮的小女生模样。

叶修突然笑问:“要是你哥要和你换呢?”

苏沐橙愣了一秒,随即叹息道:“当然不行。”

“哦?”

她说:“不应该是你和我哥换吗?”

“……哦。”叶修噎住了。

苏沐橙不知又从哪儿翻出一本杂志,拿在手上笑着晃了晃,“好了,我看会儿杂志,你还是睡睡吧?万一睡着了呢!”

“好。”他没再说什么,拢了拢袖子,抄着手歪头打起盹来。

 

苏沐橙蛮有兴趣地翻看着手上的时尚杂志,女人嘛,即使平时自己不怎么穿得上用得了的衣饰,欣赏起来也是很投入的。

没想到的是,在杂志的末页,竟然看到了唐柔的身影……呃,并非唐柔代言的广告,而是小编《对实力电竞美女唐柔的时尚性点评》……苏沐橙觉着这个题目让她有点尴尬。

但她还是看了下去。不得不说这位小编对唐柔的气质和穿着习惯研究得很透彻,可以看出唐柔一定很对她的胃口。唐柔的头发虽短,但发型干练不失造型;唐柔平时参加比赛时的简单打扮,很符合她赛场上有攻击力的表现;唐柔出席活动时穿的看似低调却富有设计感的服饰鞋子,更衬得她身材极好……

苏沐橙目瞪口呆,又忍不住觉得十分好笑。她想了想,拿出手机(开启了飞行模式的手机),将这篇幅不大但讲得头头是道的小板块拍了下来——她猜陈果和唐柔肯定没看过这个。

突然响起的“咔嚓”快门声把她吓了一跳,急忙捂住手机,向外前后看了半天,还好没有吵醒别人。回头的一瞬苏沐橙呆了呆,叶修竟就真的这样歪着脖子睡着了。

他睡得安稳,嘴轻轻抿起来,脸色有些苍白,睫毛却意外的长。

睡着了的时候终于没那么嘲讽了啊——苏沐橙手撑着头静静凝望着叶修,她想,有多久没这么看着叶修睡着的样子了呢?

她忽然坐直,似乎想到了什么,将手机相机的前置镜头打开了来,还不忘调成静音。举起手机稍稍调整了角度,咧嘴对自己和叶修悄悄自拍了一张。

这般做的轻手轻脚,叶修并未被惊醒。苏沐橙看着相片里叶修睡着的侧颜,和比着剪刀手、故意坏笑的自己。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她得意地笑了笑,心满意足地收起了手机。

 

 

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定于2025年7月17日至8月6日,为期半个多月,一共16个国家参赛。16只队伍将在这半个多月里决出胜负,争夺最终的冠军。

不再像国内联赛每周末各队分别同时进行比赛,且分有主客场,国家队的赛程明显安排得很紧。一队13人,算上领队14人,必须轮换上场才能尽量保证每个人的精力。虽说不是每天都有比赛,但无法得到像以往那样充足的休息调整时间也是事实。当然,这对每个国家的队员来说都是一次新挑战。

叶修一行人到达苏黎世的时间是7月3日凌晨一点左右,有专送大巴将众人接到临时的别墅安排了每个人的住处。接下来直到7月16日,国家队都将进行更加严密的整体训练。除了与新旧队友之间的磨合,更包括对新环境气候饮食等等的适应,务必征求上场时不为其他外界因素影响了比赛的发挥。

 

虽说一切听起来很紧迫的样子,不过国家队的队员们心态都还算轻松,身体素质也都勉强过得去,至少没有人因为水土不服一来就体虚不振。

于是第二天上午,陆陆续续醒来的众人都渐渐聚集到客厅来喝早茶吃点心了。看起来这群人不像是来比赛,倒是来度假的。

叶修起得较早,他难得出门,在小区随意逛了一圈后,回到别墅的阳台上点了一支烟。苏沐橙和喻文州从客厅一起走出来时恰好看见,她声音轻快地说:“国外好像不能随便抽烟呢!”

“呵呵,是吗?”

“好像是哦。”

叶修吸了口烟,笑笑没接话。

喻文州微笑说:“叶队,过会儿要开个小会,训练的安排还要交代下的。”

 “好,我抽完这根烟就过去。”抖了抖手里的烟,顺口问道:“你要来一根吗?”

喻文州摆手:“我就不用了。先过去准备下文件,回见。”

“嗯。”

 

上午的空气还算清新,阳光明媚。薄薄的烟雾飘在半空中,或浅或淡的烟草味,苏沐橙并不讨厌,也不算喜欢,但她很习惯。习惯了很多年。

手撑着栏杆,她仰着脖子看天,发尖坠于腰际:“欧洲的天真好看。”

没等叶修接话,她又道:“真想不到,我打游戏有一天也能打到国外来啊!”

叶修点点头:“确实。”

“说起来还是因为你。”苏沐橙严肃地说。

“关我什么事?”叶修吓了一跳。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呀!”

叶修不说话。

“……不记得就算了。”

叶修失笑:“记得记得。”他伸手在腰前比划了下,“那时候你只有这么高。”

“哪有这么矮?”

“呃……差不多吧。”

——第一次见面,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叶修确实回想不起太多细节。17岁的少年叶修在网吧偶遇同岁的苏沐秋,和苏沐秋年仅14岁的妹妹小苏沐橙。

叶修刚在游戏上赢过苏沐秋,在众人的起哄下扭头便看见了苏沐橙。他问道:“你是他妹妹啊?”
   

 小沐橙答:“是啊!”

“会玩游戏吗?”

“不怎么会。”

“要学哦,很有趣。”

小沐橙没来得及回答便被苏沐秋打断了,她笑了笑,心里却是默默记下了。这一记就记了十年,到现在,说这话的人忘了,自己却莫名仍旧记得清清楚楚。

苏沐橙微笑说:“我又不怪你,那时候你眼里就只有我哥,不记得很正常啊!”

叶修无语:“你故意这么的说吧……”

“可没有哦。”苏沐橙继续笑,“你说你当时算不算带坏小姑娘呀?”

叶修好笑地打量她:“小姑娘?”

“曾经还是的嘛。”

“嗯,不错。你们家基因挺好啊,你哥和你,都很有潜力的,虽然比我还是差了些。”

苏沐橙问:“那你们叶家基因怎么样呢?”

叶修掐灭燃尽的烟头,吐了口气:“不稳定啊,你看叶秋,他就太弱了。”

苏沐橙噗嗤笑了出来。

“行了,走吧,去开会了。”叶修伸手揉了揉苏沐橙的头,动作娴熟自然。

“嗯,走吧。”

 

 

阳台外的人没觉得有什么,客厅里的人却坐不住了。

李轩抚了抚额,莫名叹息道:“他俩还没在一起?”

唐昊抓了抓头发,很疑惑:“啊?他俩没在一起?”

楚云秀很有深意地摸了摸下巴:“呵,你们懂什么。”

原来是客厅里的人早注意到了阳台上的叶修和苏沐橙。除了方锐外,不在一个战队的众人以往除了比赛期间,并没有机会看到这二人如何相处。如今这么一路走来,不知是旁观者清还是闲的没事干,看他们明明对话来往得那么淡,却总觉得有点挠心痒。

张佳乐说:“叶修这家伙运气真好啊!不说苏沐橙,兴欣居然还有两个大美女,一个实力新人,一个还是老板娘。”

黄少天也插嘴道:“就是就是,这叶修什么能耐啊!不像我们蓝雨连个雌性都没有,接触最多的女性大概就是食堂的阿姨们了。嗯虽然阿姨们人还是很好的,至少饭做得好吃,有些时候去晚了想吃的菜都没有了!大老爷们儿太多了,那群家伙全把欲望发泄在食欲上了啊,这样不好,真不好,你们说是吧?”

……众人都不是很想理黄少天。

王杰希喝了口茶开口:“兴欣的唐柔,很不错。”直接跳过了黄少天的废话。

他这话原本是想点评唐柔的实力和潜力,结果大伙儿八卦兴致来了,都不想买这个帐,黄少天跟着就说:“诶王杰希我知道你对唐柔早有觊觎啊!叶修刚发现唐柔那会儿你就去勾搭人妹子了吧?啧啧,可惜失败了哈哈哈哈哈别人对你大小眼儿不感兴趣!”

王杰希:“……”

其他人都不知道王杰希带着微草全员去网游里挑战叶修的事,也就没听说过王杰希跟唐柔还有这段渊源,一时嘘声一片。众人蠢蠢欲动,都想再挖出更多的料。唯有周泽楷听到这番话,有些坐不住似的,嘴唇张了半天想说话的样子,却没找到机会开口。

其实他只是想到了杜明。轮回众人大概除了孙翔外,都清楚杜明对兴欣的唐柔颇有好感,俗称“暗恋”。秉着“自家队员女神的清白身为队长可能得维护下”的莫名想法,他很想在这群八卦的人面前说些什么。

于是这副坐立不安、有些着急的模样就落入了某人的眼里,黄少天盯着他问:“周泽楷你在慌张什么?”完了立刻惊讶地补充道:“难道你也喜欢唐柔?!”

这个“也”字用得有些精妙,空气瞬时安静下来。

“不……”

另一个更诧异的声音响起:“什么?队长原来你喜欢唐柔?!”

周泽楷有些僵硬地转过头,看着一脸不敢置信的孙翔。

事情还没结束。

沙发背后再传来有人满带笑意的话:“哟,小周喜欢我们家唐柔啊,眼光不错哦!你说是吧?”

“嘿嘿,嗯!”叶修和苏沐橙双双走了过来,竟是恰好听完整了这几段话。

周泽楷是真的欲哭无泪,欲言而彻底说不出话了。

 

 

8月6日荣耀首届世邀赛总决赛落幕,中国队大获全胜,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将冠军的奖杯收入囊中。

比赛开始的时间是北京时间凌晨2、3点,正是平时人们休息的时段。可是这一天网络上人声鼎沸,成百上千的人都在关注这场比赛,即使之前的比赛没能来得及看,却都不愿意再错过总决赛的直播现场。电视体育竞技频道也有转播总决赛的盛况。

到凌晨4、5点,当韩国队的最后一名队员倒下,宣告着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总决赛的结束。各大网站头条都瞬时登上了中国国家队斩获冠军的消息,微博上一时消息爆炸,还清醒着的荣耀迷们都处于更加兴奋的状态,甚至不少忠实粉丝内心澎湃,忍不住热泪盈眶。

苏黎世现场的气氛必然更加热闹。虽说是在国外,但各家战队都有组织粉丝团前去总决赛现场助威加油,到场的中国人占了全部观众的五分之一。当中国代表团的全体成员在叶修的带领下走向领奖台,叶修从国际荣耀联盟的手中接过冠军奖杯的时候,现场的欢呼声达到最高潮,喝彩和呐喊的声音响彻不绝,反反复复回荡在体育场的场馆内。

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中国队,世界冠军!

 

相比起来,国家队的庆功宴要平静许多,平静到最后全体成员都阵亡在了酒精之下……虽然这群宅男宅女其实根本没喝多少。

叶修刚喝了几口啤酒的时候就从客厅逃到阳台,他已经觉得有些晕了。几乎是他前脚刚走,苏沐橙后脚就也跟着溜了出来。叶修靠着栏杆点起一支烟,他看向苏沐橙颜色艳丽的两颊,红扑扑的像上了胭脂一样,鬼使神差地来了句:“你化妆了?”

其实说完他就反应过来,完了,脑子已经跟不上节奏了。

苏沐橙愣了愣神,显然也是有些微醉了,摇了摇头,噗嗤一口笑出声来:“你才喝了几口就醉了?”

“……你不也是吗?”

“我已经喝了三杯啦!”阳台上光线微弱,倒是身后的客厅里灯火通明,嘈杂又喜悦着。苏沐橙用手给自己的脸扇着风降温,晃悠悠地继续道:“表扬一下?”

叶修轻笑着咳了一声,扶住了苏沐橙的身子,道:“总决赛表现,很不错,很厉害。” 

苏沐橙仰着头凝望叶修,眼里一闪一闪的,大声说道:“嘿嘿,你也是。表现不错!”说完抽出手大力地拍向叶修的背,叶修一个踉跄差点撞到玻璃门。

“……你喝醉了怎么这个德行啊?”

“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没醉的!”苏沐橙急忙道。

黄少天赶过来的时候一手架住一个,他酒量还挺好,脑子清醒不说手脚也麻利,不过明显在酒精的催化下兴奋了不少,话……也自然变得更多起来。

“你俩怎么又在私会?能合点儿群吗?大伙儿都在客厅里喝着呢就你们俩跑出来吹风,我告诉你们啊今天谁也别想溜。哎哟老叶你稳着点儿……哎哟苏沐橙你这女人!你别老往我这儿靠啊你行不行啊走路都不成了?!你俩真就这么一会就喝醉了???”

两人倒是异口同声:“我没醉!”

黄少天:“……”

于是三人互相搀扶,搀扶得几乎就要扭在一起了,在快要一同摔向地面的时候终于来人伸以援手,拯救了差点被压在最底下的黄少天。

黄少天得以轻松,咕噜噜又灌了两口啤酒,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瘫在沙发上的叶修和苏沐橙。他不再管这二人,嘀嘀咕咕地重回战场去找人拼酒了。

于是一夜热闹非凡,一夜酒醉杯欢。至于第二日全体成员在别墅里吐的吐,躺的躺,抢厕所抢胃药,以致于没人有力气再去联盟安排的苏黎世自由行的事,大概会成为这十四个人都心照不宣不愿再回想起的秘密……

 

 

回国后的日子自然而然地回到了正常的轨迹。虽说因为参加这一次的世界邀请赛占用了国家队队员夏休期的时间,但这对于每一位选手来说都是无上的荣耀,没有人会因此抱怨。即使有那也只是口头说说,你让他跟别人换他才不干呢。

新一季的国内赛开始了。

 

圣诞节的前一天,叶修被叶妈妈大清早地叫下楼。

叶妈妈说:“叶修你的快递,过来看看,你的头号粉丝寄的。”

叶修问:“谁寄的?”

“头号粉丝。”

“……”

叶修接过那个超大的纸箱,箱外贴着的快递单上的寄件人一栏,还真写着“头号粉丝”四个大字。

他用剪刀划开了包裹的胶布,打开纸箱,发现里面是厚厚的几层泡沫和海绵。再扒开这些隔空物,才终于看清,原来这是一箱子的红苹果。

平安夜要吃苹果,保佑一年平平安安。

叶修再看了眼“头号粉丝”,轻笑了出来。

这次轮到叶妈妈好奇道:“谁寄的?”

叶修说:“沐橙。”

很多年前苹果可是不便宜的水果,尤其是冬天的富士山的红苹果。也就平安夜这天,苏沐橙会去水果店精挑细选出三个最好看的红苹果,再用绿色的丝带打上蝴蝶结,郑重地发给叶修和苏沐秋。

人手一个红苹果,小沐橙说:“平安夜要吃苹果,保佑一年平平安安。”

平平安安。这四个字再看来,还真是有些讽刺啊。

叶妈妈是知道苏沐橙的,自然听说过苏沐秋的事。她以前时不时也会关注一些苏沐橙相关的报道,虽说初衷是因为或多或少可以知道一些叶修的消息。

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叶修,叶妈妈随口问了句:“你们打游戏,过年总要放假吧?”

“是啊。”

“除夕让沐橙来家里玩玩儿?”

叶修回过神淡定地看了眼他妈,道:“好。”

 

春节前一周,叶修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今年要不要来我家过年?”

苏沐橙乐呵呵地答:“好呀!果果呢?我也去问问她?”

叶修说:“行。”

结果陈果因为战队的事还有的忙,并不能跟着苏沐橙一起去找叶修。陈果挺遗憾的,苏沐橙想说自己还是留下来陪她吧,却被她二话不说撵走了。

“你去吧去吧,战队里还有人呢,又不是没人陪!你玩开心,让叶修多回兴欣来看看啊!”

“——她是这么说的。”苏沐橙一边拖着一只小箱子,一边放低墨镜露出笑意满满的双眼,朝叶修快步走来。

叶修倒没觉得遗憾,毕竟以后还有的是机会。他接过苏沐橙的行李箱,笑着揉了揉她的头,道:“行,走吧,我们回家。”

我们回家。

 

这是十多年来叶修第一次在家过年,苏沐橙一路屁颠颠地跟着他后面进了家门,小心翼翼的,像是被丈夫带去见公婆的小媳妇儿。

虽然从本文的意义上来说确实是这样。

结果叶爸叶妈的热情招待倒是把苏沐橙弄得懵了懵,从进门起就笑呵呵地牵住她的手:“我一直想要个像你这么乖的女儿,结果就生了俩儿子,长得一样不说,还一样不争气。来来来,沐橙你把这儿当自己家就好,千万别拘着了。”

叶修和叶秋一样的脸上一样地面无表情,他俩看着自家老妈丢下他们,亲亲热热地把苏沐橙牵客厅里去了。

年夜饭丰盛得不像话,放下心来的苏沐橙很自然地就融入了这个家庭氛围,轻轻松松地和两位家长一边谈笑一边吃饭。

叶妈妈说:“沐橙今晚就住家里了吧?空房间我都给你收拾好了。”

叶修和叶秋默契地埋头吃饭,都没说话。

叶妈妈瞥了眼二人:“你俩有什么意见吗?”

叶修立刻道:“我没意见。”反正以前一直都住一起的啊。他看向叶秋:“你有意见吗?”

叶秋喷饭:“我能有什么意见?!”

于是这事儿就这么拍板定了,苏沐橙憋着笑,只顾扒饭点头。

 

 

新年零点的烟火是每年每座城市都有的特定项目,北京也不例外。叶修和苏沐橙裹着暖和的大衣,一边走在街上一边欣赏烟花。

夜里互相看不清脸,二人都不再用帽子墨镜口罩全副武装,生怕被人认出来。街道上只有闪烁的亮光不间断地照映,轰隆隆的爆竹声祝贺声充斥耳膜,聒噪地欢喜着。

回想这一年,感动?惊喜?更多的却是不可思议。跟着兴欣杀进季后赛也好,一路艰难地夺得冠军也好,到暑期的国家队苏黎世一游,再顺道拿了个世界冠军也好——不可思议,但似乎又理所应当。因为这个人一直在自己身旁吗?苏沐橙偏头看了眼叶修,陷入了沉思。

叶修低头问:“怎么了?”

苏沐橙没听到他说话,继续发神。叶修看她呆呆的样子有些好笑,忍不住拍了她下脑袋。苏沐橙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疑惑地仰头大声道:“你干什么?”

叶修没回答,却伸手揽了下苏沐橙的肩,将她带到身前来,避开了身后拥挤而过的人群。

 

十年是什么概念呢,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从小姑娘到联盟女神。再翻过这个年跟头,就得朝着二十五岁轰轰烈烈地奔去了。

青春最好的日子在这十年里飞快地流逝,流逝但绝不空虚。如果再来一次做选择的机会,苏沐橙想,她仍会毫不犹豫地走上打《荣耀》的这条路。

十年如一日。

小沐橙在闪耀的夜里问叶修,等我长大了,也来打《荣耀》?

叶修,那时候还叫叶秋,说,好啊,也来嘉世战队。

小沐橙点头答,嗯。那样的话,就能一直在一起了,她想着。

轰鸣的烟花,漫天的流火,绽开在新年的黑夜里。踏着零点的钟声,专注地穿透人心,烙下最深沉最珍贵的印记。

“那样的话,就能一直在一起了。”苏沐橙仰头看天,忍不住喃喃道。

仿佛听到身边的人轻笑了一声,苏沐橙回头,正对上叶修低垂的眸。只是瞥了一眼,没有流连,叶修嘴角似有似无地勾起,侧头摸出一支烟点上。

苏沐橙暗出了一口气,又隐隐失望,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自己说的话。

于是二人就这样并肩站在街头,一个发神地看千变万化的烟花,一个不知想什么地自顾自抽烟。等到叶修终于把烟头掐灭丢掉,才开口道:“走吧,回家了。”

苏沐橙拢了拢围巾,将嘴藏在毛茸茸之下,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悄悄瞅了瞅,听话地跟着走了。

然后走在前面的那人顿了顿,轻声道:“嗯,好。”

 

 

十一

苏沐橙难得来一趟北京,叶妈妈说,要好好逛逛,想去哪就让叶修带你去。

其实也不难得,毕竟这里是微草和义斩的主场,她其实经常都会来北京比赛。不过确实很少有闲心到处玩耍,更别说是在这边过年了。

叶修问:“想去哪儿玩玩?”

苏沐橙兴奋道:“故宫?长城?”

“……”

“怎么了?”

“……人很多的。”

这倒也是。苏沐橙瘪瘪嘴,突然道:“那去找王杰希?”

叶修想了想:“行。”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王杰希的号码。

王杰希接到电话的时候神情有些异样,虽然他知道这是叶修的新号码,但总觉得这人打电话来没什么好事。

叶修说:“王大眼儿你在哪呢?”

王杰希:“在家。”

“你家在哪?”

“……你问这个做什么。”

“嗯,给你寄个东西,快说下地址。”

王杰希沉默了好半天,最终还是老实报上了地址。

叶修满意地说:“行,你在家待着啊,等会儿就送来了。”

 

一个小时后,打开家门的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门口的一男一女,大小眼儿有些抽搐。

苏沐橙微笑地递出一包水果,轻快地说:“新年快乐呀!”

叶修叼了根没点着的烟,摆了摆手算打招呼。

其实王杰希头大的原因不是叶修苏沐橙二人的突然拜访,而是今天居然又来了两个人突然拜访——

他身后立刻传来黄少天一声惊呼:“我去!你们俩怎么来了?”

随即喻文州也缓步走了过来:“哟,叶队,苏队,新年快乐。”

王杰希看着这四个人,觉得这年过得有些恍惚。

 

坐在客厅里的五人都不拘束,黄少天扒开苏沐橙带来的袋子很是开心地剥了个桔子吃,一边嚼还一边不住嘴地唠叨:“唔这桔子味道不错呀,真甜。队长你要不要尝一个?王杰希你也拿个吃吧,苏妹子特地给你带过来的呢。不是吧你这么小气?不就是突然来你家玩儿嘛,你看我们都喜欢你才来找你呀,你这人真是……”

王杰希喝了口茶:“所以接下来呢?”再次跳过黄少天的废话。

喻文州知道了苏沐橙来叶修家过年的事,建议道:“一起去哪里玩玩吧?”

黄少天兴奋道:“故宫?长城?”

集体:“…………”

黄少天也不在意,摆摆头继续说:“嗯,不太合适。那去烧烤?自驾?唱歌?要不去网吧??诶网吧不错啊,好久没跟叶修打了,竞技场PK走起??”

集体再次:“…………”

叶修摊了摊手:“算了吧,我没账号卡。”又补充了句:“沐橙也没带。”

于是就此作罢,虽然本来也没人会想在大年初一去网吧呆一天……

苏沐橙开口:“要不去唱歌吧?好久没去了呢。KTV有包间的话也不怕人多被认出来,大家都比较方便。”

众人这么一想倒也是,再加上确实很久没唱歌放松了,就都同意了这个主意。

 

大年初一的微博首页上充斥着各方的拜年消息,各大战队官方个人都有发送新年祝福。联盟没什么要紧消息,倒是发起了好几场抢红包的活动,也算是热闹一片。

于是在这一片平静的欢乐中,由苏沐橙发出的一个秒拍视频突然就在微博炸开了锅。一分钟的视频分成了四个小片段,分别是黄少天叶修王杰希喻文州……唱歌的录像???他们居然一起在KTV过年???!

最让人惊讶的是,除了黄少天鬼哭狼嚎的嗨歌外,最不在调子上的人竟然是喻文州,反倒是叶修和王杰希还比较正常……喻文州不好意思地笑笑:不好意思,不太擅长唱歌。

粉丝们,尤其是CP粉们,几乎在一瞬间炸成了烟花,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不好的了。乱,太乱了!这几个人怎么会在一起呢?!

十分钟的时间,该条微博就被转发了上万次,不止是粉丝,连联盟其他大神们都疑惑又好笑地跟着转发了:你们这几个人怎么就聚到一堆了?

苏沐橙的忠实粉丝留言:女神你也发发自己的视频或照片呀![泪]

于是又过了一会儿,苏沐橙的微博账号再PO出了一张照片,这次是一张五人合照,也不知是谁帮他们拍的。KTV里,苏沐橙站在最中间比着V字,右边的黄少天一手搂着王杰希的脖子,他倒是笑得很嗨,直把王杰希的大小眼儿挤得表情扭曲。另一边叶修和喻文州比较平静,只是叶修叼了根烟感觉神色困顿,而喻文州手上拿着的话筒让人有些不想回想起他的歌声。

苏沐橙配的文字是:兴欣蓝雨微草携手给大家拜年啦~!

粉丝们觉得果然太乱了,这CP太乱了啊啊啊啊啊脑洞大开怎么办呀啊啊啊……

2026年,春节。一个微博上的小视频和一张合照,以最青春也最让人热血沸腾的方式,拉开了新一年联盟同人界CP大战的序幕。

 

 

十二

青春的故事,完结在不得不完结的时刻。

这一年夏,霸图战队韩文清宣布退役。从联盟初期一路走到现在,十多年的老将,终于选择了在这时候结束他的职业生涯。

联盟不缺新鲜血液,更需要新生代的崛起。而后几年,黄金一代选手也开始陆续退役。

苏沐橙在两年后宣布告别荣耀职业联赛。其实凭她的相貌和人气完全可以进军娱乐圈,而除了广告外她也确实受到过这类邀请,不过最终她都选择了回绝。

新闻发布会过后的第二天,叶修回到了兴欣。结束了最后一场欢送会,陈果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叶修就这样直截了当地带走了苏沐橙。

飞机定在晚上,下午还有足够的时间。苏沐橙说:“我想去一个地方看看。”

叶修笑:“我也这么想。”

 

南山公墓

苏沐橙将一束栀子花放在打扫干净的墓碑前,白色栀子的清甜冲淡了空气中燃烧的蜡香,相片上的少年笑容温和,十年一日。

苏沐橙微笑道:“哥哥,我退役啦。”

声音轻柔地散开在暖风中,悄然落于墓前。

然后呢?然后还有好多想说的,苏沐橙张了张嘴,顿了半天,最后却是化作一抹带着叹息的浅笑。

她缓缓蹲下,挠挠头:“反倒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不用担心,退役了,我可以做更多想做的事了。

“当然,我还是会喜欢《荣耀》的,比你还喜欢的喜欢。”

叶修站在她身后,静默着难得没有抽烟。

正是午后两三点,夏日的烈阳炎炎。幸得这一片的墓碑都在几棵古树的阴影下,落得一片清爽凉快。不是清明踏青时,南山公墓里前来上坟的人不多。说过了想说的话,看望了想念的人,叶修与苏沐橙也未再多逗留,收拾过后便离开了。

他们不难过,都不再难过。只是来看一个老朋友,一个至亲至爱的哥哥,再知会他一声:“瞧,我们又来看你啦。”

 

回城去机场的路上,叶修忽然说:“哎呀,刚才有件事忘给你哥说了。”

苏沐橙问:“哦,什么事?”

叶修将出租车的窗户调低了些,有风呼呼地灌了进来。他漫不经心地说:“说起来,我在北京找了间公寓,离王杰希家还挺近。”

苏沐橙笑:“挺好的呀,以后找他玩也很方便了。”

“嗯,反正他退休了也很闲。”

“是‘退役’。”

“对他来说就是退休。”

叶修忍不住还是摸了烟盒出来,继续道:“我妈最近唠叨的话越来越多,能赶上黄少天的烦人程度了。”

“知道啦,我过去好好陪陪她,转移她的注意力,对吗?”苏沐橙看着叶修夹出一支烟,在手头摩挲了半天。

“嗯。我抱了只波斯猫回家,养了段时间了。”

“你养猫?”苏沐橙感到不可思议,笑问他:“怎么样?”

“还好,就是比较懒。”

苏沐橙点头,确实懒啊,跟有些人一样。

叶修侧过头,一脸认真地望着身旁的人,笑道:“回北京后,我们去把证扯了?”

苏沐橙也回过头,神情毫不意外。她咧嘴笑着回答:“嗯,好啊。”


————FIN———————


评论(14)

热度(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