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卤翅尖

这里翅尖,对,叫我翅尖。

【黄沐】雨音杂响

*短篇

*注意,分手梗

*非原著背景

*其实是听了首中V言和的填词翻唱,感觉词写得真好啊…然后忍不住脑洞大开装了个怪,歌曲在这里→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6239178/

*原曲叫 雨声杂音 我不知道怎么的一直记成 雨音杂响 就……管他的,就这个名儿了吧




7月7日,京都,雨。

刚从清水寺走出就碰上变天,黄少天反应还算迅速,兜起外衫的帽子,瞅准一处两三步便跑到檐下躲雨。

京都这边的铺子关门都早,这才六点过,街上还营业的小店已经寥寥可数。雨却没有减小的趋势,在傍晚的阴天下织成一片细细密密的网,沉缓地笼罩下来。

环顾周围还真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躲雨。黄少天思考了一下,依稀记得再往下走段路有一家罗森,便利店应当有雨伞卖。可现在的情况是踏出半步就能落个全湿成就,再买伞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意义,看这情况……

只能等了。

清水寺下是一条长长长的坡道,黄少天之所以会一个人来逛清水寺,就是因为郑轩他们在爬坡的半途中丢下他跑了。他想不通那群运动等于要他老命的宅男究竟是为什么要出来旅游,更想不通自己怎么偏偏就答应了他们一起旅游。结果如今还是一个人逛完了景点,一个人安静地等雨停。

对,安静。

雨线稠密,嗒嗒嗒的声音坠得略显嘈杂。余光透过朦胧的水雾,注意到远处有人向这边跑来,踩在水迹上的脚步声越发靠近。黄少天还在晃神呢,那人恰好就挤进了同一个檐下,低头略弯了腰,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说的自然是日语,黄少天没在意,稍稍向左后边挪了些。这空间有些狭小,旁边站的可是个黑发姑娘。

女生是从雨中闯出来的,衣裳头发都挺湿了,黄少天无意打量别人,只是瞥见那副瘦瘦的肩膀,不知怎的有些愣了。

嗯好吧,他是想起了一个人。

或许有感觉到被目光注视,前面的女生忽然回过了头。

这一瞬间的目光对视让两个人都呆住。该算作老天开眼还是不开眼,心有灵犀还是不灵犀,黄少天怔在原地,脑子一片空白。

——卧槽怎么会是苏沐橙?

 

苏沐橙是黄少天前女友,大学时期的。

在这种天气这种地方遇到前女友,说出去可能会被宋晓他们笑死。

有那么半天的手足无措,回过神来还是黄少天先开了口。前女友而已,又不是仇人,不至于装作互不认识。他垂着眼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沐橙反应过来,收回眼神:噢,我现在在这边实习。

实习?

对,顺便兼职,做私人导游。

这一说倒是想起来了。

大学时候苏沐橙是外语学院的,学的就是日语,而黄少天他们是计算机系的。

那会儿苏沐橙也算小半个风云人物,主要是人好看,大部分人都认她是外语系系花。当然还有小部分不服气不认可的,那就可以选择性忽略掉了。

刚好学校组织了个数学建模的比赛,不限学院,各自组队参赛。黄少天自然是拉上郑轩宋晓他们,一层楼好几个寝室的人凑了一队,还取了个名字叫“蓝雨队”。谁也没想到的是外语系的系花居然也对数学建模感兴趣,苏沐橙最早是在自动化的嘉世队里跟着叶修。后来叶修因为某些原因离了嘉世,出来自己建起个新队,苏沐橙又跟过去了。

学生嘛,喜欢八卦,闲得无聊几个寝室的还能凑一起开个小会。众人都以为苏沐橙肯定跟叶修是一对儿,谁晓得最后剧情直转,系花被黄少天追到了手,也是十分不可思议。

最不可思议的是同是搞数学建模的,隔壁轮回队就有个校草周泽楷,女神居然不被最强美色诱惑而掉进了黄少天的坑里,提起来宋晓等人都是啧啧称奇。

称奇还伴着嘲讽,当然那会儿也就故意说来气一下他,其实都羡慕着呢,谁不想有个漂亮女朋友。黄少天的反击总是滚滚滚,老子的魅力哪里比不上周泽楷,你们懂什么!

听到这话那群男生还能齐声“噫”他好半天,然而现在再让他们说,可能是半个字也不敢提了。

原因无他,自然是因为黄少天和苏沐橙分手了。

 

气氛尴尬。方才只是略显狭窄的空间,现在觉得有些狭窄过了头,连吸气呼气都要稳住心神,小心翼翼。

不被打扰,也不想打扰。

并排站立的二人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盯着屋檐上挂着的水滴,一点点凝聚,再倏地落地。仿佛应该再说点什么,半响却也没一个人开口。

说起分手原因……是真的不想说。没有具体的可以概括为“原因”的东西,太多乱糟糟的因素堆积沉淀,甚至连导火索都摸不出一根来。

都是受欢迎的人,苏沐橙对他一百个放心,黄少天对苏沐橙却放心不下来。

别看黄少天平时热情话多,他对着没什么兴趣好感的女生说是冷漠也不为过。

但他就是搞不懂苏沐橙,喜欢的时候喜欢得要紧,但偶尔透露出来的小性格是真的一点也不可爱。水瓶座都那么琢磨不透吗,琢磨到后来,他自己都觉得累了。

吵架吵不起来,说理也说不通,都是些没名堂的小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纠结于此。

狮子座本就火爆,那次他也气急了,说行行行,手机一扔就跑出去散了一个星期的心,连郑轩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黄少天经常旅游,背上包随便挑了个短途,故意没打招呼,还逃了一周的课,亏得宋晓他们帮着跟辅导员签到打马虎眼的。

本着舒缓紧张关系、平复烦躁心情的散心,回来后不仅半点作用没起,反而是更气了。

联系方式被删了个干净,QQ微信一个不留。电话被拉黑,手机里躺着的最后一条短信,苏沐橙说:分手吧。

谁他妈同意了???!

黄少天啪地摔了手机,电池屏幕碎了一地,看得寝室角落的李远大气不敢出,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时的场面都心有余悸。

反正那场心是彻底白散了。

 

这就算分手了。

其实是单方面的,至少一开始黄少天是没觉得自己同意了的。但是也没再有任何挽回的行动,就好像烂摊子那么放着,谁也没个主动去收拾。没有道歉,没有解释,到最后就过路人问了句怎么回事。还能怎么回答,错过是最不怕拉长线的了,时候一过,再怎么拉也拉不回去了。

黄少天只能说,嗯,分手了。

想过挽回吗?当然想过。可是年轻啊,人不成熟,思想更不成熟,拉不下该拉的面子。

都觉着我错了吗,我又没错,为什么要我去道歉。仿佛是一场自我束缚的死循环,走不出来也拒绝走出来。

那段时间整个人都是阴郁的,拉着室友喝了两天两夜啤酒,花光了那个月剩下的零花钱,然后又像突然醒来似的回到了最正常的生活。正常又不正常,还能和宋晓打闹,和李远勾肩搭背,和郑轩蹲在电脑前码代码。

可是都知道的,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苏沐橙这个名字,宋晓都不行。那就是一根随时紧绷到临界的弦,不可以轻易触碰。

都过去很长时间了吧,也才有喻文州淡淡问过一句。明显感到黄少天的后背颤了一下,然后他笑了笑,说,没事。

微博是可以看的,虽然被双向取关了,但也不晓得有没有被拉黑,毕竟不会再主动尝试去关注或者评论。但是黄少天真的没有再点进她的首页看过一次,不想知道她最近发了什么做了什么,甚至把楚云秀的微博和朋友圈都屏蔽了,避免掉了时不时撞入眼球的合照。

很久了,现在想想,真的是很久都不知道她的消息了。

 

雨还在下,一点没停的打算。回忆刹了把车,黄少天回头,不知怎的觉得身旁的人似乎……长高了些。

一低头,不得了,她居然穿高跟鞋。也不是什么惊到不敢置信的事,高跟鞋是每个女人的必经之路,只是面前的这条坡道……哦,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真的很长,也陡,就算穿平底鞋爬上爬下都难受。都说了,郑轩他们没几步就被累傻的,然后发现自己还没到一小半,果断选择逃跑了。

在心里默默鄙视了那群人一把。

苏沐橙理了理刘海,用手轻轻将头发拢到背后。不经意的目光掠过,黄少天简直想戳瞎自己的双眼——他居然看到了她因上衣打湿,肩膀上透出来的内衣带。

一股莫名的烦躁从心底升起,缠绕在指间,有微微发麻的刺痛感。屈了屈手指,梅雨季的凉意悠悠转转铺散开来。最终还是深呼吸了一口,黄少天迅速地脱下外套,不大耐烦地喂了一声,手一抬将衣服扔给了苏沐橙。

苏沐橙盯着路面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听到动静才猝然回神,反应慢了半拍。接住衣服的时候,连衣的帽子刚好从正面扣在了她脑袋上。

黄少天鼓了半边嘴,很想笑。

她慢吞吞地取下帽子,看清手上的是黄少天的外套。面部表情控制得很好,不惊不喜,也不生气。她抖了抖袖子,很自然地穿在了身上,对黄少天点头:谢谢了。

还真是毫不客气。黄少天抓抓耳朵,将视线重新投回雨帘。

这不客气的态度,一点也没有变化。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关掉了第一遍,还以为是闹钟,第二遍再响起的时候,昏睡在旁边的宋晓踢了黄少天一脚,嘴里迷迷糊糊嚷着:要接电话出去接。

黄少天半睁着眼,内心给宋晓记了一笔,居然敢踢我,等你醒来有你好看的。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摸着家具走到阳台,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

黄少天?

嗯……嗯?!

对声音太敏感了,至少对这个声音实在是记忆深刻。封存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被敲打到直震血液。

你还在睡吗?

啊……差不多吧,刚起来,昨天他们去居酒屋喝得有点多,睡得晚。

噢这样。你们住哪边来着,给我说下地址吧,我今天把衣服还给你。

 

那天临到告别,雨仍旧没停。不过小了许多,可以撑到去便利店买把伞。

苏沐橙要了个黄少天的电话,说她最近都在京都住,在他们离开之前可以把外套送回来。黄少天本想着无所谓,不用还了也行,倒是被苏沐橙坚持了一把。她说那怎么行,不太好。

黄少天顿了顿,留下了手机号,没话找话地接了句:我这是来日本办的临时卡啊,也就在这边旅游用的。

苏沐橙点头,笑了笑,说好。

回去后黄少天到底还是没把这段相遇告诉郑轩他们,也不是难堪,也不怕他们嘲笑。只是觉得有点难以启齿。

之后的两天,这群宅男似乎是真的打定主意不玩景点了,即使要逛也是去近处的神社看看。看多了还感慨,这些神社都长一个样儿,没太大意思。

黄少天尤其鄙视他们,但最终也随大流懒得走了。晚上都决定去居酒屋嗨一下,酒不醉人,不过是瞎扯图乐。到今年研究生毕业,还真是一群人抽空腾出来的毕业旅行,随他们去吧。

唯一不好的后果就是白天没一个人起得来身,都在民宿屋里横七竖八地躺着。

黄少天接了电话也清醒了不少,看了看时间,下午两点。苏沐橙说她五点左右过来。

……她还说,她还说了,这附近有个夏日祭,刚好是今天,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黄少天回头瞧了眼还睡得老死的其他人,点了点头,虽然电话那头的苏沐橙并看不到。他嗡嗡地说:行。

 

快到点苏沐橙发了条短信,这次没打电话了。郑轩他们磨磨蹭蹭地打算起身,宿醉的人白天基本就是废的,尽管脑子醒了过来,身体也还瘫在地上不想动,听到黄少天说他要再次一个人出去逛逛,其他人都觉得佩服。

他当然不会对他们说实话。

约了个不远的车站见面,黄少天走到站口左顾右盼没瞧见人。正想着发个消息,后背被人一拍,转身才看到苏沐橙……呃,苏沐橙,穿了一件,这叫什么来着,和服?

是浴衣。她纠正他。

你穿这个干嘛?说完也觉得自己问了句蠢话。

好看啊,逛夏日祭怎么不穿浴衣啊。

好吧。的确,走在路上,人流都是朝着一个方向,许多男男女女都有穿着浴衣,不少还是中国人,看来应该是这边的旅游项目。

走到拥堵的地方,苏沐橙刚好在他身前虚靠着。他盯着她的一头黑发,好半天,忽然问道:你们现在实习不让染发吗?

嗯?苏沐橙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他问的确实是自己。

又是往事。大学时候苏沐橙一直是染的棕色头发,时不时还会去烫个微卷,虽然大部分时候还是直发,至少和黄少天在一起的那两年她的发型没有过太大变化。

她摸了摸发尖,语气轻松地说:没有啦,我刚过来的时候染了很多奇奇怪怪的颜色,把发质弄得太糟糕了。现在没办法,只好不染不烫地养着了。

奇奇怪怪的颜色……黄少天觉得有点难以想象。

可能是真的脑子睡糊涂了,他想也没想,鬼使神差说了句:哦那还好,还可以再染回去的。

……

苏沐橙看了他一眼,眼里空空的。

黄少天一个颤栗,自觉失了言。

染回去,又能干嘛呢。

 

太阳还没彻底落山,祭典已经挺热闹了。黄少天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走在人潮中觉得有点像小时候在北京逛过的大庙会。虽然是个大男人了,玩心还在,他也好奇地默默四处张望打量。看卖五彩色素刨冰的,看现烤章鱼小丸子的,看一群人围着射击的——又在视线里随时捕捉着苏沐橙的身影。

隐约记得以前苏沐橙看的日剧里就有过这样的场景。

其实那时候他对她看的各种电视剧嗤之以鼻,还说苏沐橙老是看这些骗人的东西会看出病的。苏沐橙不理他,强拉住他看过一两集。结果黄少天吵吵嚷嚷地在一旁吐槽全开,到最后是什么也没看进去,被苏沐橙丢枕头地暴打了一顿。

烦死了。

黄少天嬉皮笑脸,按住她的头不让她动,装模作样地说:哎别气别气,你们天天说什么日剧少女心韩剧少女心的,有那么好吗?你还不如求我跟你一起去,你想玩儿什么都行。

谁要求你了?!苏沐橙还想揍他。

那行,黄少天坐端正,看苏沐橙瞪他瞪得有趣,忽然兴起了,凑过去飞速地亲了她一口。唇与唇碰到的刹那,像被什么小鸟啄了一下。他不要脸地说,那你以后求我都不陪你去了。

也许话真的不能乱说,说不定自己立的flag,莫名其妙地就应验了。

黄少天拉住往前走的苏沐橙,问:诶诶那边有捞金鱼的,你不想去玩吗?

苏沐橙回过头,好笑地看着他,有些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她说:是你想玩吧。

黄少天不想跟她争,说,是是是。

两个人见缝插针地挤进了小池边,老板笑呵呵地给了他们网勺。

这个游戏并没有看起来容易,至少黄少天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捞到金鱼,手里的网还被扑腾的小鱼冲破了,他没想通这究竟需要怎样的技术。旁边的苏沐橙看不下去,拿了一只新的网勺,轻轻一舀,扑通,亮红的金鱼落入杯子里,轻快地打了个圈儿。

她没忍住,得意地笑了出来,这个嘴角抿起的弧度很熟悉。

老板用塑料袋装好金鱼,递给苏沐橙的时候说了句什么,她微微愣了一下,点头回道谢谢。

黄少天听不懂,问他在说什么?

苏沐橙本想答老板说你太笨,话到嘴边又住了口。她呵呵一声,说,老板夸我漂亮。

 

老板说的什么呢,好像也不是很重要了。毕竟那句“和你男朋友来的呀,你们很配呢”翻译出来,尴尬的就是两个人了。

苏沐橙把金鱼放到黄少天手里,说送给你了。黄少天不要,他就是想玩玩,捞没捞到本就无所谓。他摆手,别别别,我要来干嘛,你拿回去吧,我又带不走。

对哦,苏沐橙恍然想起,嗯,他带不走的。

祭典最精彩的节目,是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暗幕骤然降临,繁星悄悄闪烁,震耳发聩的一声“砰”,炸出了天际第一朵烟花。

黄少天不知道还有烟火大会,被背后突然出现的巨响吓了一跳。人群开始沸腾,有些熙攘地朝着更近烟花的地方走去。

黄少天侧回身挡在苏沐橙面前,缓缓地将她带离到一旁的空地。这里似乎都是情侣,站着的坐着的,嬉笑交谈的。本是个应该略显不自在的地方,可这二人都无心尴尬,被巨大的接连不断的烟花吸引了眼球,各自望着夜空,愣愣出神。

是了,还有烟火大会这一回事,就算不看日剧,也早该被耳濡目染地忘不掉了。

其实苏沐橙是说过的,我想去日本看樱花,泡温泉,还有逛夏日祭。不过我们毕业去的话就是暑假,只能看烟火了。樱花是肯定没的,虽然温泉也能泡,但是夏天泡温泉好热呀……不如我们春天去一次,夏天一次,冬天再去一次?

黄少天无语,你想得可真远。难得没有说一些煞风景的话,至少在热恋期间,情侣间有着这样的打算不是很浪漫吗。 

苏沐橙一脸无所谓,那秋天去看枫叶也可以的。

本来是没有以后的事了,因为草率马虎的分手现实看起来分外残酷。更残酷的是,早不再是情侣的二人,阴差阳错却在日本再次相遇了。

以前想做的事,现在做到了。这算什么,算愿望实现了吗?

当然不算。

背景布是不断闪耀的烟火,流光毫无保留地倾泻,耀眼到有些难过。无间隙的璀璨,映在脸上的缤纷,照出分别不敢细究的斑斑点点。

巨响声喧宾夺主,暂时性地剥离了听觉,也吵走了叫嚣的心思。

是谁说了句话,已经分辨不清了,还是内心自己说给自己的。这纠缠的,令人讨厌的情绪,百分之八十都怪罪在这场不科学的烟花大会上。

我好像后悔了,你呢。

这次是意料之内了。没有回答。

 

 ——————FIN——————



哈哈哈哈其实不算BE啦,我觉得后续发展肯定可以怎么怎么再怎么怎么就能和好的

但是我不想写了,到此为止

正好原曲的原曲是日文V+的,干脆就把地点设在日本了,趁我之前去旅游的记忆没有消散还能写写

 


评论(6)

热度(53)